poster.jpg 民主國家的教室內,法西斯主義也有機會再現?

今天看完一部德國電影, 才知道他中文翻譯稱<<惡魔教室>>!

看完之後身為民主社會的我,我對於法西斯主義,抑或希特勒所創立的納粹黨,及社會主義充滿了好奇!急迫的想和大家分享這部電影!!

它是改編自一本問世超過二十年的美國小說,而且小說還是取材自1967年一樁發生在美國加州某高中的真實事件, 然而它不但被翻轉成一個發生在今天德國的故事,甚至隱隱地喚出一些德國歷史傷疤的創痛。
在一個美國如此民主開放的國家,這位老師想上一堂別於無無政府主義的課堂!讓同學課程實驗<法西斯體驗>,於是開始了他五天的課程。

全劇圍繞著 {德國有沒有可能在實行集權主義?} 同學全排否認的說{不可能!}。 而短時間是否能改變同學本身自我的政治或信仰?或許見仁見智。但【惡魔教室】一劇中最諷刺的部分, 卻是他讓同學體現了「法西斯的魅力」。當這群學生理所當然地認為極權、獨裁都是不符現實的老老掉牙政權時,電影卻讓我們看到這場實驗在釀成悲劇前,確實有它甜美振奮的時刻,配合著音樂和同學之間的關係之間的軟化。

3069000385_f75390346b_o.jpg 

 

我想, 在美國的高中生。不像我們有過穿制服的時期, 這也是劇中課程我認為有趣之一 。制服一定是內粹黨的軍服嗎? 加油站,速食店,空服員,,,,等等 。都穿著的是制服。老師實驗當中要同學穿上制服意味著甚麼呢?!其實還意味著排除差異, 排除種族,使之平等,無階級,勝治一種團體性。於是進一步的制服、口號、發言須舉手再經同意...(其實跟我們小時候一樣啦)!

3069836384_c4f984e575_o.jpg 

我認為在實驗失敗之前, 老師的種種實驗並不能說是不好的。例如:透過小團體的行為制約,無形的建立成了排他性的剛性團體。當我們可以發現當簡單的規則被認定後, 群眾開始將自我的價值觀是會被轉移的, 當團結力及行動力成為標準時, 個人的小我竟會為了獲得團體的認可或歸屬感! 甚至,原本形同末路的同學出現拔刀相助的同仇敵慨,而讓團結、強大的力量,變成了友誼的變奏。缺乏家庭溫暖的學生,遂在這裡找到了歸屬,平凡的老師也有了具體的成就感。

只是, 或許他沒想到他將無力阻止、或者視而不見這股力量, 逐步演變成排他、甚至比較激進的學生開始的暴力傾向。尤其當中有位同學,本身就是非常激進從中得到價值後,深中其道的誓死捍衛這層價值時,老師在懸崖勒馬的最後訓話,也為時已晚,政治的狂熱似乎又成了最危險的信仰。

3069000627_c9991ab847_o.jpg 

我認為在實驗失敗前。 老師的種種實驗, 讓同學去體驗,集體共存, 團結一致的中心思想,並非不好的事情! 讓大家學習到和平融合共處, 甚至相互幫忙因為彼此為一體。但也許這就是法西斯主義的優缺點所在! 在同學開始失控時, 老師開始教育他們對於排外就是叛徒, 就必須以絞刑折或折磨致死處置, 並不是大家所希望的! 於是宣布大家的課程, 所謂的實驗專制團體(the wave)要解散的同時, 激竟派的學生卻已經失控, 造成了這樣的所謂悲劇收場。

反觀我們的社會,政治,宗教。即使我們民進黨與國民黨如此分歧! 但身在如此民主的社會, 其實我們真的是很幸福自由的! 很多國外的朋友都非常意外, 我們國家對於宗教信仰, 種族, 政治是如此民主而感到不可思議 ! 相對的, 他們認為我們這樣的包容性是很好的 。我想這也是身在這樣一個民主環境, 讓我開始對於歐洲的宗教政治的緊密聯繫, 及法西斯主義如此感興趣的地方吧^^"

 p.s:也歡迎大家看完和我交流歐^^

 

 

 

 

 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vonnehana 的頭像
yvonnehana

采花網路日誌

yvonne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